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学生追忆:俞吾金老师的精神遗产

时间:2019-06-12 16:16   编辑:本站

学生追忆:俞吾金老师的精神遗产

月日凌晨,复旦大学哲学学院资深教授、我国外国哲学研究领域的优秀专家俞吾金老师因病与世长辞,全国的学术界同仁都陷入了巨大的悲痛。

作为俞老师的弟子,笔者本人对于恩师西去的痛楚,感受尤为深切。 笔者本人于年有幸正式成为俞门弟子,此后在其指导下连续攻读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外国哲学专业的硕士、博士学位,最终留校成为其同事。 多年来,笔者在恩师耳提面命的关怀下慢慢领会了一些他的治学理念,从中获得了大量的教益。

值此海内哲学界共缅哀思之际,笔者大胆奉献上一些笔者所归结的“俞氏哲学治学理念”,以供读者分享,而笔者的概括若有不妥之处,亦望师长学友们指正。 级文科基地班”的成员于年第一次和俞老师座谈时,他就对着全班同学表明了从事外国哲学研究的基本语言门槛:必须懂英、德、法三种现代欧洲语言以及拉丁、希腊两种古代欧洲语言。

对于刚离开高中踏入大学的本科生来说,听到这样高的“门槛设定”后自然会感到压力倍增。

与俞老师处得比较熟络之后,笔者也曾试探着向其探询“门槛降低”的可能性:如果时间有限的话,外语学习的重点又是什么呢?俞老师的建议是一定要先将作为国际学术通用语言的英语的水平,提高到“精熟”的程度,若学有余力则根据研究需要的紧迫次序逐一覆盖别的语种。 而关于所谓“精熟”,俞老师给出的标准乃有三项:能够以至少接近于母语阅读的速度阅读英文专业文献;能够用英语准确表达学术思想、发表学术论文;能够在国际学术场合用英语与外国专家就专业问题进行流畅的对话。 他本人也不时拿自己的外语学习经历勉励我们这些后生。

他常提醒我们注意,因为“十年浩劫”的原因,他本人是从岁才开始学习英语的,尔后再将学习对象延展到了法语以及德语。 现在的年轻人外语学习的起步要早得多,客观的学习条件也好得多,却往往因为疏懒而浪费了大好光阴,实在让人可惜。 排名的提高作出了贡献。 而今年月,俞老师本人在加拿大开会时,面临脑疾突发的状况,亦坚持用英语完成了一次国际学术会议报告,直至被送到当地医院后才被诊断出患上了恶性脑瘤。 可以说,俞老师最终是为中国学术研究的国际化事业奉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年全国优秀博士论文”之一,固然有评审专家错爱的缘故,但这一成绩的取得,无疑也因为其凝结着俞吾金老师大量的心血,以及他力求完美的学术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