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舟山律師網
聯系本會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日期     
信息檢索
淺談律師執業權利的內容與保護
發布日期:2009-2-13    文章來源:舟山市律師協會    瀏覽次數:3775

浙江桀言律師事務所  董杰

 

【內容摘要】律師制度是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訴訟日益增多,而日漸形成的制度。新中國律師制度的發展經過了曲折的歷程。從1960年沈家本、任延芳一代法律人,力主立法確立律師制度,到新中國誕生后,律師制度的曇花一現;1980826日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暫行條例》,1986年開始實行全國律師資格統一考試,19867月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成立,1996515日八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了新中國第一部律師法典——《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20071028日第十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通過了《律師法》的修訂,修訂后的《律師法》自200861日起施行。新《律師法》系統而全面地確立了律師的執業權利。

律師執業權利是指律師有依法執行業務,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的權利。律師執業權利是律師依法正確履行職責的必要條件,更是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基礎,同時也充分體現了中國法制的進步。本文從以下幾方面對律師執業權利的內容和保護進行闡述和分析:

第一部分,對律師權利的概念進行討論,并對律師權利的分類、律師執業權利的概念和內容加以闡述。

第二部分,通過比較分析我國律師執業權利規定的積極意義和不足。

第三部分,充分討論我國律師執業權利的保護和完善。

 

【關鍵詞】新《律師法》  律師執業權利   保護和完善

 

 

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律師工作也面臨著一些新的情況和問題。為了適應新時期我國律師工作改革和發展的需要,進一步完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律師制度,充分發揮律師在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中的作用,全國人大常委會對96《律師法》進行修訂,并于20071028通過了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以下簡稱新《律師法》)。新《律師法》第四章全面地確立了我國律師的執業權利。新《律師法》對于我國律師、律師行業發展乃至國家法治進步都有著非常積極的意義。當然修訂后的《律師法》在律師執業權利的保護上也存在一些不足。筆者通過本文進行深入地探討我國律師執業權利的保護和完善。

 

一、律師權利概要

(一)律師權利的分類:

律師作為一種特殊的職業主體,其在法律所賦予的執業權利和訴訟權利的同時,也享受人的基本的人身權利。因此律師權利可以分為三類,即律師的人身權利、律師的執業權利和律師的訴訟權利。

1、人身權利

律師的人身權利是指由法律賦予的,作為人而存在的最基本的權利,主要包括生命權、健康權、人身自由權、人格尊嚴權等。這是律師作為普通公民所享受的最基本的權利,無特殊性可言。

2、執業權利

律師的執業權利,是由律師法所規定的,律師作為特殊執業主體而享有的執行業務的權利。我國律師執業權利主要有會見權、閱卷權、調查取證權、執業言論豁免權等。

3、訴訟權利

律師訴訟權利是律師在執業活動中應享有的權利,它是律師依法履行職責的保障。具體體現在律師在參與民商事訴訟、刑事訴訟、行政訴訟和海事訴訟,以及仲裁活動中,根據訴訟法律規定所享有的權利。

(二)律師執業權利的概念和內容

律師執業權利是指律師有依法執行業務,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的權利。

律師執業權利是一項法律上的獨立性權利,而不是社會公眾權利的一種簡單延伸。律師執業過程具有獨立性,這種獨立性不僅僅是相對于檢察官、法官而言,也是相對于委托人而言,在個案過程中律師有權利依據自身掌握的法律知識而決定采取什么樣的方式進行相關事務,檢察官、法官無權干涉;只要不損害委托人的利益,委托人也無權指責。律師執業過程的獨立性同樣也體現在不受任何政府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任何干涉,任何人無權阻撓律師的正常執業行為。

律師執業權利是律師依法正確履行職責的條件,更是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基礎。新《律師法》在原有的基礎上充實了律師執業權利保障內容,增加了對律師依法行使會見權、閱卷權和調查取證權保障的規定,增加了律師參與法庭訴訟所發表言論的豁免權。這些規定為改善律師執業環境、充分發揮律師的職能作用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

律師執業權利的內容主要有以下幾方面:

1、會見權

《律師法》第33條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或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受委托的律師憑律師執業證書、律師事務所證明和委托書或者法律援助公函,有權會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了解有關案件情況。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監聽。”

律師會見當事人難一直是個老大難問題,新《律師法》突破了這個難題,讓律師會見權落地,會見無需批準,按該法條規定,律師只需憑“二證一書”即可會見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

2、閱卷權

為了更好地保障律師的閱卷權利,新《律師法》第34條明確規定:“受委托的律師自案件審查起訴之日起,有權查閱、摘抄和復制與案件有關的訴訟文書和案卷材料。受委托的律師自案件被人民法院受理之日起,有權查閱、摘抄和復制與案件有關的所有材料。”

上述規定突破了原律師法所限制的“依照訴訟法律規定,可以收集、查閱與本案有關的材料……”的規定,《刑事訴訟法》第36條規定的律師在審查起訴階段僅可以查閱、摘抄、復制與案件有關的訴訟文書、技術性鑒定材料,而不允許查閱、復制與案件有關的其他證據材料,該規定比以往有了很大的進步,更好地了保障律師的閱卷權。

3、調查取證權

調查取證難一直是困擾律師的一大難題,之前律師調查取證要“經有關單位或者個人同意”方可,而實踐中基本無人同意的情況。新《律師法》規定律師實現其調查取證權有二條途徑:一條是申請調查取證,即律師可以申請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調取證據或者申請人民法院通知證人出庭作證;另一條是自行調查取證,只要律師憑律師執業證和律師事務所證明,可以向有關單位或者個人調查與承辦法律事務有關的情況。

4、執業言論豁免權

律師庭審發言的豁免權是律師的一項基本權利,律師在法庭上發表的代理、辯護意見理應不受法律追究,這是律師職業特性所決定的,是案件事實與客觀事實有可能不同步這種現象的必然要求,同時也是符合律師事業發展的必然趨勢。英美法系和大多數大陸法系國家的律師法早有規定。

除此之外,律師還有拒絕辯護和代理的權利等等。

 

二、律師執業權利規定的意義和不足

(一)我國律師執業權利規定的積極意義

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是一個國家法治與民主的充分體現。中國律師制度是從西方引進,長期以來缺乏本土文化的支撐,社會各界普遍對律師、律師制度的功能和作用、律師執業權利的核心地位缺乏認知。在短短的二十幾年內,中國律師制度從無到有,律師執業權利從模糊到清晰,新《律師法》的修訂和頒布,從立法上為律師執業構建了系統而全面的權利保障,使中國律師執業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新《律師法》確立的四大權利(即會見權、閱卷權、調查取證權、執業言論豁免權),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國律師的執業環境,使律師執業權利從最大限度上得已自由發揮并實施,使會見難、閱卷難、調查取證不可實現的現象得已突破,同時也改變了以往律師辦案成本高、效率低、質量差的狀況。

律師作為法律共同體的一員,理應充分享有獨立的執業權利,新《律師法》正是借鑒民主化、法治化發達國家的律師制度,結合本國國情,賦予我國律師較之國際通行標準更為充分的執業權利,充分發揮律師的功能和作用,促進我國律師行業的成熟和發展。

(二)我國律師執業權利規定的不足

不可否認,任何一項立法或制度總有或多或少的缺陷或不足。我國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也不例外。

盡管新《律師法》賦予了更為充分和明確的律師執業權利,然而這些權利的實現或實施卻存在著很多障礙。

首先,從立法上而言,《律師法》作為一部特別法,其效力優于普通法,但立法上的沖突或矛盾并沒有從根本上化解。尤其是“會見權”,《刑事訴訟法》及司法解釋,對于律師會見有著更多的條件和時間上的限制,在刑訴法未作調整之前,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在安排律師會見上會設置這樣或那樣的障礙,使律師不能簡單地憑“二證一書”順利會見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

其次,從司法體制上而言,我國律師執業權利制度不夠完善。律師始終作為代表或代理當事人,并為之提供法律服務的執業人員,其代表的是私權利,與代表公權利的國家機關、公、檢、法等司法機關不能同級別、同地位,更不能均衡抗衡。《刑法》第306條一直是扣在律師頭上一頂緊箍咒,在此意義上,律師執業存在更大的風險。

再次,保障律師執業權利實現相配套的法律、法規并未跟上。《律師法》雖有了“調查取證權”的規定,但調查取證權過程中得不到國家行政機關的配合和公民、證人的協助,律師調查取證無法正常進行。中國一直未有證人保護法或相關條例,更使證人不愿作證,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律師調查取證權的實現。

另外,律師執業權利受到非法侵害缺乏救濟途徑。《律師法》僅有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但沒有權利被侵害如何救濟的規定,這從根本上沒有解決律師執業權利的正常實現。

因此律師執業權利的實現更需要與之相適應和配套的司法體制、法律法規的完善和保障。

 

三、律師執業權利的保護和完善

律師執業權利的保護并非是律師行業或律師管理機構單方的工作,更需要國家從立法上、司法體制上完善,以及國家行政機關乃至全民共同維護和保障。因此,要真正保障和完善律師執業權利,應從以下幾方面著手:

1、立法統一

律師執業權利的實現并非單純依據《律師法》一部法律就能完全實現。當律師行使會見權時,受到《刑事訴訟法》舊規定的制約,個別偵查機關仍堅持會見需審批,會見時間需另行安排等,毫無疑問,律師會見權受到更大挑戰。在《刑事訴訟法》未作修改時,這種矛盾難以化解,因此首先要對《刑事訴訟法》及時作出與《律師法》一致規定的修改,使律師憑“二證一書”會見真正落實到實處。而在《刑事訴訟法》未作修改之前,應由公、檢、法、司四家共同制訂一套切實可行的規則,避免各方扯皮、推諉。

2、配套法律的保障

新《律師法》讓律師執業看到希望和光明,也讓律師倍感更多無奈。《律師法》雖賦予律師調查取證權,但當律師向國家行政機關調查公示資料,或向公民、證人取證時,往往會遭到行政機關的限制和證人的推卻。究其原因,無非行政機關唯我獨尊,沒有相關法律或法規規定律師調查時,國家行政機關有提供資料的義務,我國也沒有一部證人保護法律或條例,同樣會使公民或證人拒絕作證,最終造成律師有證不能查。因此真正實現律師調查取證權,必須要有國家行政機關尤其是行政審批機關必須配合律師取證的義務的相關法律規定,同時在充分保障證人權利的法律體系下才能讓公民或證人敢于甚至有義務作證。

3、擴大律師執業權利

建議擴大律師在場權、解答權和律師留置權。

律師在場權是指在刑事訴訟過程中,犯罪嫌疑人在接受訊問時有權要求其聘用或指定的為其提供法律幫助的律師在場證明審訊或在場解答,否則有權保持沉默。律師解答權是指在刑事訴訟過程中,犯罪嫌疑人在接受訊問時有權要求其聘用的或指定的為其提供法律幫助的律師為其解答,自己保持沉默。律師在場權和解答權是律師的執業特權,也是犯罪嫌疑人人權的延伸。這二項權利都與沉默權有關,是民主保障犯罪嫌疑人人權的法律基石,保護受追訴人人身權不受侵犯,也是杜絕刑訊逼供現象的產生。真正體現民主、尊重人權的法律原則。

律師留置權是指律師在業務活動中合法獲得的當事人的法律文件及財產憑證,在當事人違反委托代理合同規定的給付義務時,律師有權留置,以保障委托代理合同目的的實現。律師留置權在西方國家律師法中都有體現。這項權利的規定能最大限度地保護律師權利的實現,也是律師事業健康發展的標志。

4、完善救濟制度。

律師執業權利受到侵害得不到救濟和解決,是困擾我國律師的嚴重問題之一。新《律師法》雖賦予了律師執業的多項權利,但這些權利得不到支持或被非法侵害時,該如何解決,通過何種途徑救濟,法律并沒有規定,這樣勢必造成空有規定而得不到實現的不良局面。因此只有通過立法規定,律師執業權利被侵害可以通過專門機構如人大或其他法律監督機構給予解決,甚至對侵犯的單位或個人以必要的處罰,才能使律師執業權利真正落地。

 

 

現代律師制度是人類社會文明進步的產物,是法治社會的權力一極。律師的權力,實質是社會弱勢群體的權利,是社會平衡機制的重要組成部分。新《律師法》的修訂雖開啟了律師執業的明天,但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律師執業權利和律師制度亟待完善,只有在不懈努力和追求下,才能真正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良性發展。

   【關閉窗口
 
地址:舟山市臨城港航國際大廈裙樓二樓203
英文域名 http://www.njdlsb.com  中文域名 http://舟山市律師協會.公益
電話:0580-2020695 傳真:0580-2020695 郵編:316021 Email:zslx1@163.com
Copyright @ 2008 zjzs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09107288號-1
九秀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