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舟山律師網
聯系本會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日期     
信息檢索
債務人破產程序對連帶保證人責任承擔的影響
發布日期:2019-11-13    文章來源:舟山市律師協會    瀏覽次數:1218

破產程序與連帶保證責任的相關性分析

——以破產和擔保的功能區分為視角

北京大成(舟山)律師事務所  何易

 

【內容提要】破產制度是保障所有債權人在債務人無力清償到期債務時獲得公平受償的概括執行程序,連帶保證是保障債權人對債務人的個別債權獲得足額清償的增信機制。基于破產法與擔保法的不同功能和邏輯自洽,破產程序與連帶保證對債權人的權益保障應并行不悖、各司其職:破產程序啟動不能阻卻債權人向連帶保證人主張債務即時清償;主債權進入破產停止計息,不影響保證債務繼續計息;除法定的保證期間寬延期,連帶保證的訴訟時效不因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而中止或中斷;債務人與連帶保證人均進入破產的,保證人履行代償責任后無求償權不影響保證人的債權人向債務人行使追加分配權。

【關鍵詞】破產  連帶保證  功能區分  獨立性

 

前言

債務人因資不抵債或無力清償到期債務被法院裁定受理破產申請,破產程序的啟動對債權人向破產債務人的連帶保證人主張保證責任有何影響,已成司法實踐中常論常新、尚無定論的熱點、爭點。本文摒棄從法條文意緣木求魚的狹窄視角,以破產和擔保兩種法律制度的功能價值區分為基本認知,從法律體系化解釋的視角并遵循邏輯自洽之原則,探討司法實踐中關于破產程序關涉連帶保證責任承擔的相關問題,以期促使相關爭論在實踐中盡早達成共識,統一法律的理解與適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破產法》調整的破產法律關系采廣義的破產程序,具體包括破產清算、重整與和解。不論哪種具體程序,均具概括執行的性質,故本文中不做特別區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下的保證責任分為連帶責任保證和一般保證。兩種保證方式下承擔責任的前提條件不同,一般保證在債務人財產執行不能后才承擔代償責任,與破產程序不具交織性,兩者適用階段涇渭分明。本文探討的“保證責任”以連帶保證擔保為限,下文述及的“保證責任”除非特別指明,均僅指連帶保證而不含一般保證情形。

 

一、破產受理在程序或實體上均不成為阻卻連帶保證責任承擔的法定事由。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債務人被裁定受理破產后,債權人可以申報債權,也可以向保證人主張權利。即債權人申報債權和向保證人主張權利在該條文行文中是并行或選擇關系,不是擇一排他。早在《最高人民法院對<關于擔保期間債權人向保證人主張權利的方式及程序問題的請示>的答復》(200211月)即明確“對于債權人申報了債權,同時又起訴保證人的保證糾紛案件,人民法院應當受理。”債權人申報債權和向保證人主張權利在程序上可并行不悖。

但《最高人民法院對<關于擔保期間債權人向保證人主張權利的方式及程序問題的請示>的答復》同時規定,在認定保證人應承擔責任的金額時,如需等待破產程序結束的,可裁定中止訴訟。如徑行判決保證人承擔責任的,應在判決中明確扣除債權人在債務人破產程序中可以分得的部分。”法院判決保證人承擔實體責任以破產分配完成為條件,在實體上為債權人向保證人主張權利設定了前置條件。待到破產財產分配完成,若保證人承擔責任的能力已今非昔比,保證擔保制度對債權的加重保障功能實際上被債務人破產程序消解殆盡。

《破產法》調整債務人資不抵債情形下債權的概括清償關系,屬于債務人與其全體債權人間債權債務關系調整的特殊法,追求的是債權公平受償。《擔保法》調整保證人與個別債權人的擔保合同關系,追求的是個別債權獲多重保障。兩部法律的追求價值不同、調整領域不同,對債權保障本應并行不悖。《破產法》保護的是破產債權平等比例受償,一般債權在破產申報時起成為破產債權,進入破產法的特殊受償程序。但保證合同下的債權仍為完整的擔保債權,保證合同并不因破產程序而發生變更。連帶保證責任的要旨本就是連帶清償債務,除法定事由不受行權限制;連帶保證人承擔責任后本就面臨全部或部分追償不能之風險,皆在保證人訂立合同可預期范圍之內。

筆者認為,債務人被裁定受理破產,法律上推定其所有債務提前到期并處于不得清償的狀態,債權人要求保證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條件已成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債權人“也可以向保證人主張權利”并未限定該“權利”為“破產債權”,而應是基于保證合同要求保證人承擔的主債權本息。保證合同中的“主債權”與“破產債權”在不同的法律關系和不同的權利實現程序中,各有其內涵。破產債權在破產程序中最終可獲得多少分配,與保證人承擔的保證責任范圍并無直接相關性,只與保證人代為清償后最終追償權實現額度有關。法院判決保證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額度按照主合同與保證合同約定即可,無需以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中最終受償額度為保證人擔責的前置。

保證人在破產程序開始后終結前承擔保證責任,亦不會影響債權人公平受償或增加保證人追償債權額度。保證人代償后基于追償權,在債權人申報債權額度內取代債權人成為破產債權人。若債權人未申報債權而直接向保證人主張連帶清償責任,保證人代償后按照該主債權在破產受理日的本息額向債權人申報債權即可。程序或實體上皆無阻卻保證責任承擔的理由。

 

二、主債權自破產受理日停止計息,不影響保證債務利息的繼續計算。

1、保證債務隨主債務停止計息的理由與司法實踐

《破產法》第四十六條第二款明確規定“附利息的債權自破產申請受理時起停止計息。”此條成為司法實務中主張并實踐保證債務同步停止計息的主要法律依據。為論證該條款為保證債務停止計息的法定事由,理論實務界提出了如下主要理由予以支撐:(1)連帶保證債務是從債務,從債務依附于主債務而生,不應超出主債務范圍,自然隨主債務停止計息。(2)保證人不停止計息有違公平,且實質上有悖于破產平等保證債權人的宗旨。因保證人代償后可以向主債權人追償,若保證人承擔了額外利息,將導致追償債權實質上未停止計息,對其他債權人不公。

法院就該問題的理解趨向于認可停止計息。如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二終字132號”民事判決書認為根據《破產法》第四十六條規定,擔保債務具有從屬性,應當同時停止計息。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翼民終721號”民事判決書除以《破產法》第四十六條為據外,還引用《破產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破產人的保證人和其他連帶債務人,在破產程序終結后,對債權人依照破產清算程序未受清償的債權,依法繼續承擔清償責任。”根據該條規定,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中按照確定的比例獲得清償后,未獲清償的債權在破產程序終結后可繼續向保證人主張權利。保證人的保證責任應限于在破產程序中未獲清償的部分。債權人所享有的主債權范圍為破產債權,則保證人所承擔的保證責任所指向的亦應為該破產債權,故主債務人破產受理后,保證債務亦應停止計算利息。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浙10民終1872號”民事判決書和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浙07民終3643號”民事判決書也以《破產法》第四十六條為據認定保證債務應隨主債權停止計息。

2. 保證債務不應隨主債權停止計息而免除破產受理日后利息債務的清償責任。

雖然破產程序司法實務中基本都對保證債務停止計息,但該慣例處理的前述主要支撐理由稍加推敲即支離破碎,難實現法律適用的邏輯自洽,問題疊加反致困惑。

1)認為保證債務隨主債權停止計息的主要依據為《破產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附息債權自破產申請受理時起停止計息。對該條的解讀首先不應突破破產這一特殊的概括執行程序語境隨意擴大。

《破產法》第一條明確規定其適用于規范破產程序,公平清理債權債務。即破產程序清理的是破產債務人與其債權人的債權債務關系,與保證合同關系本無涉。《破產法》第四十六條本意是對破產債權申報時利息如何計算劃定統一標準,為后期破產財產公平分配做準備,前提是債務人財產不能清償整體債權,各債權全部視為到期。《破產法》第四十六條并沒有主債權利息消滅之意,何以解讀出從債務隨主債務消滅。

保證債務隨主債務停止計息的解讀,也與重整或和解情形下保證人繼續承擔責任的立場不符。[i]《破產法》第九十二條第三款規定債權人對債務人的保證人享有的權利,不受重整計劃影響;第九十四條規定按照重整計劃減免的債務,債務人不再承擔清償責任。第一百零一條規定債權人對債務人的保證人享有的權利,不受和解協議的影響;第一百零六條規定和解協議減免的債務,債務人不再承擔清償責任。既然重整與和解程序下的主債務免除不影響保證責任承擔,主債務停止計息自然也不會影響保證人繼續承擔利息清償責任。

2)《破產法》是調整債務人資不抵債情形下債權的概括清償關系,屬于債權債務關系調整的特殊法,追求的是債權公平受償。擔保法》則調整保證人與特定債權人的擔保合同關系,其第一條明確立法目的是“保障債權的實現”,追求的是債權獲債務人之外的多重保障。兩部法律的追求價值不同、調整領域不同。《破產法》對債權停息的特殊規定適用于破產人與各債權人之間,并不適用于擔保合同關系。保證責任的要旨本就是承擔債務人不能清償之部分,保證責任承擔后亦面臨追償不能之風險,皆是保證人訂立合同可預期范圍之內。破產程序下,惠及破產債務人的停止計息若可惠及保證人責任范圍,無疑在破產債務人的保證人與非破產債務人的保證人間進行了人為的不公對待,且該區別對待在經濟利益和風險承擔上并沒有合理理由。

3)保證債務繼續計息會導致債權人分配不公是對《破產法》與《擔保法》交叉適用的邏輯認知混亂。

理論實務界均有主要觀點認為,保證人若在破產程序中承擔的保證責任不停計利息,則保證人向債務人追償時將導致債務人多承擔利息,實質造成其他債權人分配的不公。該觀點不能成立。保證人承擔本息連帶清償責任是基于保證合同的約定,保證人代償本息后向破產債務人追償,是取代債權人的地位進入破產程序成為破產債權人,故其進入破產程序后的追償債權受破產法調整,其在破產程序中可追償的債權限于該債權在破產程序中可登記的數額,即債權人申報的停息債權,或債權人雖未申報但在破產受理日停止計息的債權本息。如此,本就不存在保證人承擔的破產受理日后的利息在破產程序中獲償的前提,亦不會導致保證人與其他債權人受償不公。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五條規定“債權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債務人破產,既未申報債權也未通知保證人,致使保證人不能預先行使追償權的,保證人在該債權在破產程序中可能受償的范圍內免除保證責任。”本條中的“該債權”是不停息的債權本息,“該債權”若進行了破產申報則在破產程序中成為停息債權。保證人對不停息債權在破產程序中申報后停息債權可分配范圍內免責,言下之意即免責之外的非停息債權仍要承擔保證責任,自然包括了破產受理停息后繼續計算的利息。

《破產法》第一百二十四條關于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中未獲清償的債權只能是“破產債權”,即停止計息的債權。該停息債權未獲清償的部分由保證人繼續承擔責任本為題中之意,但并未排除保證人對“破產債權”之外的利息債權免除了保證責任。

保證債務隨破產受理停止計息的前述理由和法律解讀,均有破綻且不能邏輯自洽,有違破產制度與擔保制度的宗旨,在法定之外將保證責任的承擔進行不公區分,動搖擔保制度的功能、不利于擔保制度的穩健運行。

 

三、債務人破產對連帶保證訴訟時效和保證期間的影響。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二款規定,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中未獲清償的部分,債權人向保證人主張保證責任的,應在破產程序終結后六個月提出。該“六個月”是何法律性質?是否所有未獲清償的擔保債權都可以在該六個月內提出?該六個月與訴訟時效、執行申請期限有何關系?常為困擾實務工作的疑惑。

1.擔保法司法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六個月”是保證期間寬限期,實質上為保證期間非訴訟時效。

第四十四條第一款已經限制本條文適用的情形是“保證期間”內,

即債務人在保證期間內破產,債權人申報了債權而未獲清償,可在破產程序終結后6個月內主張保證責任。

破產程序一般耗時較長,債權在破產程序中可獲清償額度須待最

終分配后方能確定,進而拉長債權人向保證人主張具體責任數額的期限。保證期間為除斥期間,不發生中止或中斷,債權人在保證期間未主張保證責任,保證人的保證責任得以免除。為保障債權人的擔保權利不因過保證期間受不利影響,法律規定了此保證期間的寬限期。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提字第220號民事判決書即明確該六個月為保證期間寬限期,

    2. 已起算訴訟時效的保證責任不適用第四十四條第二款六個月寬限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四條第二款規定,債權人在保證期間內向保證人主張責任承擔的,從債權人主張之日起開始計算保證合同的訴訟時效。保證期間與訴訟時效不并存,一旦開始計算訴訟時效,已無第四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六個月”適用前提。債權人在債務人破產受理前已經向保證人主張保證責任承擔的,則在債務人破產前已開始計算保證合同訴訟時效。連帶保證下,保證責任訴訟時效與主債權訴訟時效獨立計算,主債務訴訟時效中斷,保證債務訴訟時效不中斷。破產程序屬于概括的執行程序,主債務人進入破產后,主債務訴訟時效不再計算。保證債務訴訟時效并不因主債務人破產而中斷或中止計算。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債務人破產后,債權人可以申報債權,也可以向保證人主張責任。如果債權人在債務人破產前已經向保證人主張責任了,訴訟時效已經起算,債權人需及時在破產程序中繼續向保證人主張責任,以使保證債權保持時效的有效性,避免錯誤理解破產后6個月寬限期而使保證債權罹于時效。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二終字第99號民事判決書明確第四十四條規定的六個月“系對債權人在保證期間屆滿前在破產程序中向保證人主張權利,破產程序終結后保證期間已過情形下對債權人給予保證期間寬限期的規定”。故,該六個月本與訴訟時效無關。

3. 經生效判決確認的保證債權,不適用第四十四條第二款6個月寬限期。

債權一經判決確認則不再計算訴訟時效,債權人應及時向法院申請執行。債權人取得對主債權和保證債權予以共同確認的生效裁判書后、申請執行前,債務人被法院裁定受理破產,債權人憑生效判決書申報債權,可能遺漏對保證債權的處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九條規定申請執行的期間為二年。申請執行時效的中止、中斷,適用訴訟時效中止、中斷的規定。據此,對于已判決確認的保證債權,申請執行的期限不因債務人破產而中斷。債權人應持有效判決及時向法院申請執行保證人財產,而不應等待破產程序以免罹于執行時效。

綜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二款的六個月期限,性質上是保證期限法定寬延期,已起算訴訟時效或執行時效的保證責任均不適用該六個月寬延期。

 

四、債務人與保證人均進入破產程序的利益協調與平衡。

2019328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五條,規定了債務人、保證人均被裁定進入破產程序時的債權申報及實現規則,彌補了實務中的規范空白。該條以債務人、保證人均進入破產程序為適用前提,未限制被裁定受理破產的先后順序。其第二款最后一句“保證人履行保證責任后不再享有求償權”,適用不當會造成債務人拖延破產程序而使破產保證人先于承擔債務,因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后不再享有求償權,進而侵害保證人的其他債權人公平分配權益。避免該情形,需將第五條內容與《破產法》相關規定結合理解與適用方能豁然開朗。

1. 債務人破產程序與保證人破產程序相互獨立,債權人有權分別申報全部債權。

為防兩個獨立的破產程序交織不清,該條特別強調了債權人可向債務人、保證人分別申報全部債權,債權人從一方破產程序中獲得清償后,其對另一方的債權額不作調整。進一步說明兩個破產程序各算各帳、各還各債的原則,進一步支持了前文述及的破產程序中的停止計息并無利息債務免除之意,主債權計息和保證債權利息分別計算分別申報之意。在保證人先行進入破產時,債權人申報的保證債權利息則要少于其后破產的債務人處申報的債權利息。

在債務人和保證人先后破產情形下,債權人在兩處申報的債權總額因停息時間先后而不同,故債權人獲償不超過的“債權總額”應是其在各破產程序中申報的相應債權總額。如保證人先破產,申報本息債權100萬;債務人后破產,申報本息債權110萬(多10萬元利息)。債權人在保證人處分配50萬元,則其在債務人處還可以分配60萬元,總共實現債權110萬元;若債權人先在債務人處分配實現50萬,則其在保證人處最多可再分配50萬元,總共實現債權100萬元。

3. 保證人履行保證責任后不再享有求償權不影響保證人的債權人向后破產債務人行使追加分配權。

1)債務人破產財產分配先于保證人時,債權先在債務人破產財產分配中受償,則之后在保證人破產程序中獲得的分配,屬于保證人履行保證責任。因債務人破產分配后已無財產可供分配,故保證人自無從再求償,不再享有求償權。

2)若債權人先于保證人處獲得分配,保證人因破產程序終結法人資格消滅而無求償權主體資格;債權人之后在債務人處獲得的分配額加上在保證人處已分配額之和未超出其在債務人處申報的債權總額的,也不存在保證人求償的空間。但若債權人之后在債務人處獲得的分配額加上在保證人處已分配額超出了其在債務人處申報的債權總額,該等超額財產本應作為保證人的追償財產而在保證人的債權人間進行分配。否則會對保證人的其他債權人造成不公,并為投機行為留下空間。

筆者認為,保證人財產分配完后,依法應破產終結并法人資格注銷,主體消滅自不能再行使求償權。若債務人破產分配時因保證人先為代償而使主債權獲分配后超出債權總額,超出部分則應作為保證人破產后追回財產,由保證人的債權人依據《破產法》第一百二十三條第一款第(二)“發現破產人有應當供分配的其他財產的”之規定,請求人民法院按照保證人破產財產分配方案在保證人的其他債權人間進行追加分配。如此得以保障保證人的其他債權人不因保證人破產分配在前而減少可分配利益。

 

 結語

本文探討的前述債務人破產程序與保證責任承擔間關系的實務爭點,均根源于破產制度與保證擔保制度的法律適用混淆。忠于破產法與擔保法的不同立法宗旨,立于破產法律關系和保證合同關系的不同視角梳理并獨立處理相關問題,方迎刃而解,以穩定破產制度與保證制度對債權的不同制度功能。 

 

 

 

 

 

 

 

 

 

 

注釋:



[i] 康靖,《保證人是否應承擔債務人破產后的債務利息》,載《山東審判》,2016年第1期,第86頁。

 

 

   【關閉窗口
 
地址:舟山市臨城港航國際大廈裙樓二樓203
英文域名 http://www.njdlsb.com  中文域名 http://舟山市律師協會.公益
電話:0580-2020695 傳真:0580-2020695 郵編:316021 Email:zslx1@163.com
Copyright @ 2008 zjzs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09107288號-1
九秀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