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从地下室爬出来的百万富翁-励志故事

时间:2019-06-10 11:23   编辑:本站

从地下室爬出来的百万富翁-励志故事

他来自意大利罗马以南的一个农场。

他怎么来到美国的,什么时候来的,我并不清楚。 我只是在一天晚上看到他站在我车库后的车道上。

他大概五英尺七八英寸高,很瘦。

我替你刈草坪。

他说。 我问了问他的名字。

托尼·特里维森诺。 他回答道,我告诉托尼我雇不起园丁。 我替你刈草坪。 他重复道,然后便走开了。 我满怀心事走进了房间。

是的,在大萧条的时候,日子是很艰难的,可是我怎能拒绝一个向我求助的人呢?第二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草坪已经被整理过了,花园里的杂草也被清除了。 我问妻子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男人从我们的车库里取出割草机,然后便在院子里忙开了。

妻子回答道,我以为是你雇了他。 我把前一晚的经历告诉了她。 我们觉得很奇怪,这个人甚至没向我们打听有关报酬的问题。 接下来的两天我都很忙,很快我便忘了托尼的事情。 我们正在努力把生意再做起来,重新把一些工人召回工厂。

但是在星期五那天,我回家稍稍比往常早了一些,我在车库后又看到了托尼。

我对他那天的工作表示了赞赏。 我替你刈草坪。

他说。 我开始每个星期付给他少量的报酬,而托尼每天都会打扫院子,做一些粗活。 妻子说,每次有重物要搬或是有东西要修理的时候,托尼都帮得上忙。 夏转到了秋,风中开始有了凉意。 克罗先生,很快要下雪了。

一天晚上,托尼说道,冬天来的时候,你让我替你铲除你工厂里的雪吧。

面对这样一份执著和希冀,你又能怎样呢?当然,托尼得到了工厂的那份工作。 几个月后,我让工厂的人事部向我汇报,他们说托尼是个十分勤奋的工人。

一天,我在我们往常见面的车库后又见到了托尼。 我想做学徒工。

托尼说。

我们有一家很好的培训劳工的学徒学校,但我没有把握托尼是否会读蓝图、读千分尺或是做其它的精确工作。 不过,跟上次一样,我又怎能拒绝他呢?托尼以优惠的价格进入学徒学校学习。 我得到的报告是,毕业时他成了一名出色的磨工。 他学会了在千分尺上读出百万分之一英寸;他可以用镶钻的工具把砂轮磨成完全水平。

妻子和我对这样的结局都十分满意。 大概又是一两年过去了,我又在我们往常碰面的地方看到了托尼。

我们谈起了他的工作,我问他是否有什么需要。

克罗先生,我想买一幢房子。 托尼说道。 在城郊处他发现了一幢待售的房子,房子已经破败不堪。

我为此拜访了一位银行家朋友。 你们是否曾基于人品发放贷款?从来没有。

他说,我们冒不起这个险,没有可能。

先别急。

我回答道,他是一个勤奋的人,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我可以发誓。 他有一份有固定收入的工作。

你那块地放在那也是放着,几年之内,你什么也挣不到,而这个人至少可以付给你利息。 这位银行家朋友最后很不情愿地开出一张2000美元的抵押单据。

而托尼没有付任何首期拿到了房子,他兴奋极了。

从这以后,我们经常可以在我们家附近看见各种各样零碎的东西一个破屏风,一些五金器具,包装箱的木板子托尼会把它们收集起来,然后带回家。

大概两年之后,我又在老地方看到了托尼。 他站得好像比以前要直一些,而且更强壮了,他看上去很自信。

克罗先生,我把我的房子卖出去了。 他骄傲地说,我挣了8000美元。

我惊异极了:可是托尼,没有房子你怎么生活呢?克罗先生,我买了一个农场。

我坐下来与他聊了起来。

托尼告诉我,拥有一个农场是他的梦想。

他热爱土豆、辣椒以及所有在意大利食物中占有一席之地的蔬菜。

他把妻子和儿女送回意大利,在城郊四处找房子,最后找到了包括一座房子和一个工棚的一小处被遗弃的物产。 而现在,他和他的家人要搬到他的农场里去住。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托尼过来了,穿得整整齐齐的,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意大利男人。 托尼告诉我,他说服了他童年好友一起来美国,他现在在资助他的朋友。

托尼的眼里闪过一线光,他告诉我,当他们来到他正在经营的农场时,他的朋友惊得目瞪口呆,说:托尼,你是百万富翁。 二战的时候,我从公司里得到消息,托尼去世了。

我让公司里的人跟他的家人联系,确信他的后事得到了妥善处理。

他们看到了一个郁郁葱葱的农场,看到了一座宜人而舒适的房子,院子里有一辆拖拉机和一部好车。 孩子们都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并找到了工作。 托尼没有欠任何人一分钱。

托尼去世后,我经常想起他和他的事业,他渐渐地成了我脑海里的一座雕像。 我认为,他与那些最成功的实业家一样高大,一样令人骄傲。 他们成功之前都走了同样的一条路,有着同样的价值观和原则:有远见、执著、果敢、自律、乐观、自尊以及最重要的正直。

托尼的起点甚至不是楼梯的最低级,他是从地下室爬上来的。

托尼的生意并不大,大实业家有着巨额的生意。

但是,他们的资产负债表是一样的,惟一不同之处只是小数点的位置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