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第571章 西城夜战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1 15:44   编辑:本站

第571章 西城夜战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望着高矮子痛苦扭曲的神情,以及身下的一摊血,秦墨、银澄又看了看金色龟鳞,两人顿时明了过来。 高矮子的体魄之强,堪称无双,即使是拥有伪岩龙血脉的铁岩,也是有所不如的。 金色龟鳞固然锋利坚固,但是,想要伤及高矮子,却是难以办到的。 可是,高矮子确确实实的受了伤,秦墨、银澄就能猜到,伤到的是什么部位。 “矮子,看起来你族的体魄,并不是完美无缺嘛!那个地方可是很致命的,你以后要多加防护啊!”银澄眯着眼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银澄阁下说的极是,矮子,我有一门秘功,名为【钢股不坏功】!你可要修炼,算是【种地大法】的回礼。 ”秦墨则是很严肃,这般说道。 高矮子龇牙咧嘴,指着秦墨、银澄,想要破口大骂,但是转念一想,今日之事实在太丢脸了,若是传了出去,自己将来即便问鼎武道巅峰,一世英名也尽毁了。 无奈之下,高矮子只能恶狠狠的威胁,若是今日之事传了出去,一定与之不死不休。

片刻,秦墨一行重新审视金龟背部,发觉弹直的金色龟鳞,呈现一种天罡之位排列。 “唔……,天罡之数么?这么说来,至少还要喂入三十五次上阶真元石,龟背上的龟鳞才会全部开启?”银澄眼珠滴溜溜一转,立时窜到金龟头部,取出一扎扎的上阶真元石,飞快往那缝隙中塞,一边喊着,谁投入的上阶真元石多,所得的宝藏就按比例分成。

同时,这狐狸还施展青焰琉璃火,阻挡秦墨、高矮子的行动。

“这头死狐狸……”“大爷的,你这狐狸也太贪了!”任凭秦墨、高矮子谩骂,银澄则是得意大笑,不断塞入上阶真元石。 可是,这一次,塞入近八百枚上阶真元石,金龟雕像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这样的情景,让银澄有些着恼了,终于在九百九十九块上阶真元石塞入时,金龟雕像内部,再次传来一声回响。 龟背上,又是有金色龟鳞弹起,一缕缕光华交织,在竖直的龟鳞之间流转,似有一个神秘的图案若隐若现。

银澄却是停下来,不肯再塞入上阶真元石了,开什么玩笑,第二次就要九百九十九块上阶真元石。

那第三次,岂不是要9999块上阶真元石?第四次若是再增加十倍……,银澄固然家底丰厚,但是,也禁不住这样的消耗,最多塞到第六次,就已是伤筋动骨了。

秦墨算了算,若消耗的上阶真元石,真的是每次激增十倍。

以他和银澄的身家加起来,也是不够的。 关键的一点,就算拥有如此海量的上阶真元石,若是塞入三十六次之后,还不够呢?秦墨一行面面相觑,只能无奈摇头,打消了开启金龟雕像的念头。

不过,秦墨则是将金龟雕像搬进圣灯的灯座中,准备等以后慢慢发掘这东西的秘密。 砰!当金龟雕像被搬走的那一刻,这座巨大宫殿中,顿时刮起一股狂风,朝着秦墨一行席卷而来。

狂风刮过,秦墨一行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见。 此时,园圃旁的空地上,一个模糊的幽白光影缓缓浮现,注视着狂风消失的方向,发出一声叹息。 “如此漫长的时间后,那件东西还是被发现了……”“也好,终于不用再背负这个东西,我的朋友、亲人、战友们的灵魂,也能得到安息了……”伴随着阵阵的叹息声,空旷的园圃上,一缕缕幽白光影腾起,比之以往任何时候都闪耀,汇聚成一片幽白之光的河流,朝着地下通道滚滚涌去。

另一边,秦墨一行被狂风裹着,本来还有些慌乱,片刻便平静下来。 他们发现这股狂风,竟是卷着他们,穿出地面,飞跃天空,朝着“悲风荒原”的边缘而去。

遥远的前方,可以看到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骸骨军队充斥在荒野、城镇,肆意的破坏着人族的居住地,森白的骨火气息直冲天际,望之触目惊心……“西翎的骨族祸乱,竟是如此严重……”秦墨神情凝重,不禁担忧起宗门的境况。 呼呼呼……,狂风裹着他们,朝着西翎战城边缘而去。 ……咚咚咚……傍晚,西翎主城的城外四周,传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此时,镇守在巨城城墙上的士兵们,已是披盔戴甲,进入紧急备战状态,他们知道,入夜之后,骨族又一轮凶猛攻势要开始了。

半月前,从无数骸骨活尸围困西翎巨城,一直到今天,奋战在第一线的士兵、武者们,已经大体摸清了这些骨族军队的习性。

诚然,骨族和鬼族不同,前者在白昼也能发挥战斗力,但是,入夜之后,骨族的战斗力更强。 而骸骨活尸是骨族强者制造的,继承了骨族的很多习性,每到入夜之时,就会对西翎主城发动强攻。

不过,近半个月来,西翎军团的精兵强将,以及武道强者组成的队伍,已经多次打退围城的骸骨军队,逐渐扩大城外的地域。 巨城郊外,到处是堆积如山的骨堆,升腾着森白的骨火,却被强大的阵法镇压在那里。 西翎主城的四个主城门外,已经清理出四条主干道,人族的强者们在此严阵以待,确保四条主干道的安全。

这四条主干道的作用,乃是为了接应城外三千宗的门人,接回这些宗门的天才弟子,确保这些宗门的传承。

……暮色时分,西翎主城南门。 天空的云层如铅块一样,黑压压的横亘万里,将西翎战城的南部地域,遮蔽的暗无天日。

在南门的主干道尽头,一群武者围成一圈,正与周围数不清的骸骨军队拼杀。 刀光剑鸣,劲气四溢,一群群的骸骨活石被轰碎,但是,立刻有更多的骨族军队填补上缺口,根本杀之不尽。

“小心,今夜的骸骨军队的攻势,比以往都要凶猛。

”“糟糕!那边出现先天境的骸骨,又有先天强者身陨了吗?”这群武者相顾骇然,他们发觉承受的压力陡增,另一边的方向,有一群骸骨凌空腾起,如同一头头枯骨蝙蝠,直扑过来,先天境强度的骨火闪耀着,映亮了一方天空。

见状,这群武者浑身冰冷,知晓凶多吉少。 在这场攻防守卫战中,参战的武者修为大部分都是武师,或是大武师,先天级别的强者数量还是相对不对的。

毕竟,即使西翎主城这样的巨城,拥有的先天强者数量,也不可能多到满地走的地步。 这个时候,一道清冷的刀光掠起,犹如月夜的冷月之辉,横空一闪,那群先天境的骸骨强者,已是全部被腰斩,化为无数碎骨散落。 一个银袍青年掠至,手持银月般的弯刀,刀光与银袍映衬,有着孤傲挺拔的气度。

“落月峰的强者,想不到会到最前线来!”有人欣喜惊呼,带着绝处逢生的庆幸。

银袍青年环顾周围,淡淡冷笑,浑然没有将这些骸骨军队放在眼里。

忽然,一道剑吟从远方响起,听起来很微弱,片刻之后,却是清越之声直上云霄。 一道剑光射至,凌空劈落,将地面斩开一道百丈长的裂痕,成百上千的骸骨被生生斩断、压碎……周围武者们眼睛一花,一个黑发少年已是出现,伫立在主干道尽头,他的衣袍上站满血迹、灰尘,显得有些狼狈,风尘仆仆,但是,却无损其身上的凝然气度。

这少年是谁?竟拥有如此剑技?四周奋战的武者们惊异不定,也有着欣喜,有这样的强者加入,无疑会减少很多人的伤亡。 “他是……,秦墨……,他竟然活着回来了……”银袍青年瞳孔紧缩,认出来人的身份,顿时脸色阴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