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主角是沐阳,林子的小说

时间:2019-05-20 11:50   编辑:本站

  再次感谢各位领导、同仁,与我一起分享《我的教师梦》,谢谢!  为了深入贯彻党的精神和市委七届九次全会精神,落实全市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活动的深入开展,201x年底市国税局安排××*同志到××县××镇××村开展“三下乡”和扶贫工作,他紧紧围绕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为目标,以服务农业、支持农村、帮扶农民为着力点,根据当地具体实际,搞调查、抓重点、办实事,使我局“三下乡”工作在短期内就已取得了可喜的成效。  一、积极协助帮扶村进行正确的决策,使其更具科学化。  他来到××村后,积极向群众宣传中央一号文件精神,宣传党在农村的基本政策,调动农民发展致富的积极性。

    八月八,还有花。  八月八,不归家。

主角是沐阳,林子的小说

《戒咒之灵》作者是言千金,男女主角是沐阳,林子的小说,戒咒之灵讲述了:在坟墓上的学校里,我开始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我不想去看,可是那仿佛是我的宿命,甩不掉的宿命……我总是做梦,梦中的自己右手猛地戳向自己的眼珠子,惨叫声中,我就看不见了,可是这仅仅只是个开始,罪恶的右手又拿起身边的刀子,一片一片的割着左手上的肉,没有眼珠子的双眼流着红色的血泪,嘴角那诡异的笑容狰狞着像是在说着什么。 “林子,我只是想爱你!!”甜美的声音附和着梦里的画面,深深的印进脑海里……精彩章节  第一天早上,我穿上沐阳帮我买的迷彩服,整理好所需要的东西,把用不着的东西通过空运邮寄寄回家里,然后背着迷彩包下楼早饭,似乎是怕我自己一个人走,沐阳,薇妮和李旭早就在楼下吃早饭了,三个人笑眯眯的看着我,我感觉沐阳的笑和他们的笑很不一样,着让我不得不想到昨晚的事情,对他翻了个白眼,就不再理他,坐下来自顾自的吃早饭。

  “昨晚我研究过地图和现在的世界地图,因为相差太大所以没有找到,我想这个地图可能是具体的地点,大概在什么地方,我们还不知道呢!”  沐阳拿出那个地图,边吃早饭边和我们说他的想法,我以为他没有想到这一点呢,昨晚在他走了之后我就想拿回地图找找看,可昨晚那么尴尬,我也就没拿了,反正今天还是能看到的,我只是没想到他会那么用心。

  “那怎么办?我们都准备好了,这不是百搭么!”李旭沮丧的咬了一口鸡蛋,使劲的嚼着,一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嘴巴,薇妮笑着打了他一拳。

  没有思绪,所以我们也就慢吞吞的吃早饭,反正也不急,大家七七八八的乱聊,聊着聊着就说到他们去的哪些岛屿,说到岛屿,我忽然想到了之前和爸爸妈妈一起去的岛屿,那是在中国岛屿上的日本家族,或许,这个古老的家族会是在日本岛屿上的中国家族。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们,沐阳急忙问服务员日本周围的岛屿,可惜服务员根本不知道,于是我们只好出门打听。

  我们觉得这幅图肯定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图,所以要问也要找老一辈的人问,终于在一家敬老院里的一位老人家口中找到了那个和地图差不多的小岛。   老人说那是一座无人岛,岛屿其实很大,但是岛的周围常年弥漫着大雾,所以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那座岛,日本也无法把那座岛屿规划到日本版图上,所以那也不算是日本的岛屿,老人也是十几年前和朋友游玩坐飞机浏览俯视图的时候偶然发现的那座岛,样子很像我们手上的这个地图上的样子。

  那座岛屿上的大雾似乎是能够影响人的心智的,这样说也许很奇怪,但是老人就是这么说的,因为那时候他和飞机上的所有人都被影响的心智,要不是距离大雾比较远,影响不怎么大,人很容易清晰,那么他根本活不到现在,那时候的驾驶员毅力坚定,很快脱离了大雾的影响,否则他们就坠机了,老人一再的让我们最好不要去,先不说不一定找到,就算找到了只要有大雾在,我们根本就走不进去那个岛。   我们没有过多的在意老人多次提醒的大雾,和老人道谢告别之后立刻出发去那个岛屿大概的位置,老人见我们不肯听他的话,只能探口气摇着头走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岛屿的大概位置距离这里还是比较远的,我们来到海边租借了一艘游艇去那个岛屿,可是开游艇的师傅根本不知道那座岛屿在哪里,最后没办法只有花钱购买了那个游艇才能够自己去找,因为这件事情,沐阳的爷爷还特地打了电话来把他狠狠的骂了一顿。   日本是环海的国家,刚开始我们根本不知道那座岛屿是在哪个方向,最后才查找到那是在日本和中国之间的海域里,就像是冥冥之中的注定,让我遇见了这样两个不知道为什么互相改变过的岛屿,日本的家族在中国,中国的家族也算是在日本。

  沐阳驾驶着游艇向着那个方向开去,在开了一两个小时之后他就再也不愿意开了,然后接手的是李旭,我没想过李旭也是会开游艇的,最后连薇妮都上去把玩了两下,这一刻我真的感觉到农村孩子和城市里孩子真正的区别。

  三个人轮流开着游艇,整整开了十几个小时,而我只能坐在那边干等,最后我竟然睡着了。   我是被沐阳叫醒的,他告诉我,我们已经走进了迷雾里,奇怪的是他们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影响了他们的心智,醒来后我也感受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也许是时间太久了,那些能够影响心智的东西早就已经消散了吧。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我手上的戒指的原因)  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岛上,沐阳把游艇停好,我们就踏上了岛屿上面。   我一直以为我们已经到了大海很远很远的地方,但当我看见岛上的景观时,我以为我走进了原始森林,那种只有在大山深处才能看见的景色。   刚刚走了没有多久我们就发现了很多石屋,说是石屋倒不如说是用几块巨大的石头随便搭起来一个能够钻进去人的洞,看来这里真的是乌咒族的底盘了吧。   “按照正常的规则来说,这样的石屋不应该出现在距离海边不远的地方啊?难道是海水变高了?还是他们原本就已经进化到了这么先进的一步?”薇妮一边用手上的洛阳铲摔打身边的杂草,一边大声的说着,都已经走了这么久了,我们依旧能够听见海的声音。   这里应该是他们最原始的居住点,大大小小的石屋有很多,但是也有很多被什么东西砸到或者自然风华的石屋倒塌在那边,之所以还能看出来是石屋倒塌造成的,那是因为那些石头真的很大,看上去感觉似乎有棱有角的。   我对石像根本没有兴趣,就在那边看着沐阳他们忙来忙去的在每个石屋里查看好久,直到最后也都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但他们一点也不沮丧,因为他们知道有现在的石屋,那手绘本里那个祭祀一样的石台就一定存在,但是这样看起来,手绘本主人是不是记载错了,或者是我们找错了,手绘本里根本没有说有这么多的石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