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第八回 唐军师遇敌初败 宋将军破寨回朝

时间:2019-07-12 17:51   编辑:本站

第八回 唐军师遇敌初败 宋将军破寨回朝

,向空中一撒,顷刻之间化成数千军马,纷纷落下阵场杀上,将郑印重重困住。

俱是凶恶猛汉军人,令人惊怯。

只因郑印体中穿上仙甲,众鬼恶兵只喊杀不敢侵近,他反双鞭乱打直冲入阵里,众兵马纷纷倒退,仆跃沾土,已变化成豆子。

余军师怒上倍加,看不出小贼有此宝贝盔甲,锣不能擒,刀不能伤,化兵又被破了。 意欲收兵回关,又恐被唐将众人将吾小觑;欲以力战,小贼实力很大难敌,正在心头烦恼。

原来郑印一想师言吩咐,这妖道果然法术多端,皆被吾盔甲所破,但想师父之言,彼乃多年得道法力精奇,我非其敌手,倘再来别术,非吾所利也,不若。 想罢抽出飞锤一柄,向余鸿打去。 余鸿见破了法术,正在烦恼,还要复用法物,不意又被郑印一飞锤打来,急如闪电。 余鸿喊声:“不好!”将身一侧,已略打在左肩上,不胜疼痛,跌下梅花鹿边,郑印再飞一锤,余鸿大惊,急忙中,借土遁走了。

只被印将梅花鹿脚力打死,倒于地中。

那郑印叹惜将已收除妖道,却被他走脱。 想必气数未便该终,不若早回汴京取救兵也。 即透营杀出。 ,唐兵将人人不敢近他马前,由印杀出。 一连跑走数天,到了本国的内地,见一骑人马拥护一主而出,乃一潘字大旃帅旗,郑印一想自己身居王爵,此官乃一大将军之职,应当下马相见,今仍是公然马上而来,好生无礼,暗怒中又思他未曾得知主上封吾王位,此乃不知不罪也,难怪,且暂相见为是。

当时潘美在马上相近,见一少年是王侯服色,细认来似被风吹刮去郑恩之子郑印一般,连忙滚下鞍马,笑而询问曰:“马上王爷可是汝南王世子王爷否?今见尊容相似,乞道其详,以便见礼。 ”郑印见他下马相迎请问,遂尔下却金鞍,呼声:“潘将军世叔大人,小侄果乃郑印,前被风刮上仙山,今奉师命回朝取救,得蒙当今加恩袭职汝南王,杀出重围,且请大人并进关一叙谈。 即日行程起马。 ”潘美曰:“如此请王前步,待下官随从。 ”二人拱手,一同共进界牌关,宾主下坐,茶献罢。 郑印转问:“潘大人未晓打听得主上危困,众王侯被擒否?”潘美曰:“主上被困寿州城,众王侯失手,小将知之,屡欲离城兴兵救驾,奈无诏旨到宣,卑职身受边关重地,是以未敢擅离。

今经日久探听关城未久,然主上亦困下不得驾回,正欲统兵亲往打听消息,今不期遇着王爷回朝取救,小将不须离境往寿州了。 ”郑印闻言曰:“今吾奉旨回朝取救,且待二王爷发差五阴将前往赴敌,大人仍守此头座关,不可丢失为上,待救兵一到,余妖道不难收灭也。 ”潘美点首称领钧旨。 是日郑印刻日登程,分别而去。

离了界牌关,一驾上灵符半天之久,已到了汴京城,怎奈印乃少年贵生王侯之家,不轻易出京师城市少游,况别却多年,真乃岁月几何,江山不可复识,地土多有改迁,身进王城,动问旁人许多,方至汝南王府中。 但此位少王生来性急卤莽,有老父遗风。

一进王府头门,大呼母亲哪里,一程大步踩进,有一新充家丁失时倒运,不知他是少主回来,上前人喝:“死囚休得狂妄,闯王府罪大不赦。

”双手拦阻,却被当胸一托,力如卸山,已将家丁掼跌去丈余远,撞在石柱栏上,头额破裂,鲜血流而不止,已死了。

有旧日老家人,方知少主独自一人回府,又惊又喜,即曰:“且喜少主回归,老奴等有失远迎。

”即引导入九重内府不表,外府将死家人收殓埋葬。 且言郑印一程进内,只见旧府依然,风景无异,早有家人先已入报,王妃预出,母子重见,印下跪两相泣泪,有如梦中,想不到一刻相见,。 陶王妃挽起孩儿,询问前因。 印即述得遇仙指示,又言知现奉当今太祖诏旨,母亲领兵为帅,袭汝南王之职。

陶三春闻儿言来,不觉恨叹一声日:“此话儿休提也,汝父在日功高社稷,一旦无辜被杀害。

今日被困急灾,方见有用人之心。

此无情薄行之王,只可同患难,不可共安享。 今君王虽有旨命,为娘死也不愿奉诏。 前日我儿被风刮去,我自觉一时无主,今幸母子团聚,明日交回诏书,即辞官作速回乡土,靠着十亩果嚼聊作太平之乐。

母子膝下相依,还胜王公奉养。 ”此夕话陶夫人有感于丈夫功高被害,君上薄情寡恩。

岂知郑印乃英雄壮志,心欲大振家声,师训章章,,是一副热肠。 今忽闻母言如此,不得不遵,且暂含糊答应,明日见过君王,再作议论。

母子言语多时,夜深时分寝去。

此夕陶王妃方幸儿得回,菽水承欢有人。

正更深未合眼,枕畔踌躇,从违未卜,辗转多时,已三更之中,不觉飘然庄周一梦。 耳边不住车马呼喝之音,又见有金甲神人拥着一尊王者如阎君或神圣。 夫人只得下拜,目略注视,岂知此神圣乃丈夫汝南王,陶夫人呼声:“王爷何往?何得独弃下妾身?”那汝南王下了车舆,扶起安慰夫人,不须苦恼,夫人泣下诉知寡居苦节,正欲母子归乡,孩儿心性又留恋。

不着王爷携了妾身同往,免再苦恼于尘凡。

言罢又哭泣起来。

王曰:“在阳世与夫人是枕畔恩情,今吾已归神位,是幽明无路,然以未尝一日忘之怀,但夫人阳寿未终,安能一路同聚,直待婺星飞坠日,方得共见双星。 至于汝丈夫前者被君王杀害了,也领了辱君抗主之咎,短减寿元三纪,以惩戒强臣于后世,且合当归还天位有期,与当今君无干,况汝今一时苦正属名留千秋也。 今主上被困于南唐寿州,有祷文告于皇天,吾于天帝王座,亦得赐览。

今正虑着汝以妇女之见,念恨私仇,逆旨不忠,以取天罚。 故特来指点告知夫人,且领君王诏旨,从孩儿之志,大振吾郑门世代忠君报国,功名,夫人日后亦不失血食香烟。 ”夫人见丈夫此言谕功一番,只得哭泣领受,又闻王言曰:“神道不得久留,夫人且自保重自爱,阳寿享福尚有三纪,子贵媳贤,名辉声振,众臣莫及,为夫去了。

”见车马纷纷而起,陶夫人哪里肯舍之,向汝南王龙袍哭泣挽住不放,却被王爷大袖一拂,车驾马足俱已起在空中。

陶夫人反跌仆在地,大呼王爷,方才醒苏,方知一梦,已是五更之初。

桌上银烛灼灼尚半明,起来挑亮,想起丈夫训劝之言,不觉一汪珠泪,但想来不可不遵从,坐至天色已曙了,丫环进水梳洗毕。 即传进孩儿入内,印请母安,礼罢。

陶夫人将昨夜梦王爷功训之言,一一说知世子。

印也下泪一行。 母子对面伤感。

夫人收泪曰:“孩儿,此已往之事,父亲已为神道,天命注下,不必记报朝廷了,且登朝呈上太祖御诏,以待署君二王爷议帅,娘且依旨命。 ”郑印止泪,依命入朝,有二王爷一见太祖诏文呈上,方知太祖被困于寿州城,众王侯被捉去,正思王兄主上无事起惹灾殃,坐朝安享好不为美,定必领兵,今被困于远土,诏内命下各王女将解围。 是日只得依诏旨分头命下往宣,正是纶音一降,须臾陶三春、赵美容诸女将次第上殿,二皇爷将太祖被困,诏旨命各女将领兵救驾传明。

各女将军俱称领旨。 二王爷即日传谕兵户二部,一面点定三军办足粮草,刻日起程进兵,固然各人无事辞驾回府。 单有赵王姑一闻郑印言及丈夫被南唐活捉去,不独此,不料高王反投唐,复向太祖倒戈,此段情由,令他惊骇不小,又不由人不气忿,并要在王兄署君谢罪。 二王爷曰:“高驸马平日,御妹何须过怒,料必别有原由,不可着急,今同领兵去日便得分明了。

”有王姑只叹声辞别三兄回归王府。

不知何日起兵赴敌。

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