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伤感情歌(十一至结尾诗)

时间:2019-07-12 17:51   编辑:本站

伤感情歌(十一至结尾诗)

十八怡坐在草地上,微躺着,穿着短袖,手指到肩膀的皮肤露着,白泽细腻的皮肤,一双甜甜的嘴,眼角也是笑着的。

记起,和她在雨水里,在一条小河里遭遇的事情。 雨细细地下着,她穿着白色长裙,站在河水里,无数的雨丝落进河水的面上,她的双眼含着泪水。 “言,梦还未飘走,你就已要离我远去。 远方的漂泊,海外的生意这么吸引你吗?曾经的承诺,对我所说出的话,爱我,一辈子放弃漂泊在海外的生意。 ”说着她两边手各托着裙子的衣角。 “言,一直走来,对于你的支持,默默付出的爱,在一生中对你的托付。 这是一个女子一生的付出啊!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对于你,我不从有过一丝的悔恨之心,对你,一心一意,曾经的婚礼,在愿望树之上摇着的铃,那是对于一个心上人的一生爱戴,得付出一个女子的勇气啊!”她接着说,“生活之中走过的悲悲欢欢,辛酸的血泪,花园里快乐的日子。 这些都飘去,曾经到现在和你相往的日日夜夜,都要飘弃,一个女子能怎么办,自己一个人过,在家等待,天天为你在海上的风暴担心,这是一个痴情女子该得的回报。

”接着,“言,陆地上,市里的生意不好吗?这家庭生活,在豪贵的房里跳舞交际,和权贵交往。 这不是该让人向往的日子吗?”说完,怡哭了起来,在河水里,雨一直下,雨丝落到她的头上,落下流滚过她的眼,带去她眼落下的泪,雨水混着泪,在她的口唇上苦苦涩涩的。 “怡,一直这只是一个梦,海上飘泊,来往生意的多了,放弃这,日子不如人意啊!”“记得在学校旁的相遇吗?那些孩子刚放学,学校现在冷清了,岁月不留人啊!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你我都已是步入中年的人了,孩子已进入中学,你和我也不得不服老啊!青年时的岁月,在海上的生活,让我一直念念不忘。 怡,我也想到以前的叔叔、阿姨,和姑娘的家看看,她们家曾经帮助过我,在最困难时,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变的怎么样了。 ”她的哭声小了一点,“真的决定了吗?言,再也没有回转余地。

”她的双手伸向我,想抓住我的手,我握紧她的手,“怡,不要这么悲观,海上生活,我过过几年,青年时,不仅没事,还赚到一笔钱。

怡,再说,现在不一样了,不像年青时,现在我俩已是大人了,你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相陪,她们也大了,会替我照顾你的。 ”她的双手退回,擦了擦泪,嘴吸了一下气,然后松了一口气,心平气和的说:“好吧!言,你的主意已定,就去做吧!不过要好好照顾自己,没有我在身边,要小心了。

”“怡,我会的,我不会有事。 有事,十几年前就已有了,而且,现在的船只不同以前,心放开点,科技在不断进步了吗?”雨停了,我俩站在小河里,我是一直追她到这里的。

过了一个月,我准备好货物,行程的事物也准备妥帖。 在码头上,我站在船上,怡和两个儿女在船下的码头上,一直望着我,船开了,怡向我挥挥手,两个儿女大声的问候着,“爸爸,祝你一路平安啊!妈妈和我们都在家里等你的好消息。

”两个儿女一起大声的叫着。 这一次,风平浪静,船平稳地驶着,白云在飘着。

一个岛子上,绿树成荫,环境优美,成片的林木遮盖了小岛上的空地,树林旁有一条小桥,桥下面水静静的,我沐浴着和风,这熟悉的地方如今变得这么优美,美在,这以前没这么多树,这都被树装裹成一片园林,走在桥上,让我回忆思思,慢慢步走。 突然,我看到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子站在树荫下,坐在一张网的摇篮里,正悠闲的摇着,手里拿着一把摇扇,我走过去,到近旁,“请问,”我刚想说话,一看到她,好似很熟悉,“大哥,记得我吗?我就是以前在海上打鱼时,是你叫停我和父亲的打渔船,那时你正没吃的,求我们施舍一些食物呢?后来,你到我家住了一次,我们聊过,那晚玩的很高兴。 大哥,那是我最快乐的一次,每次记起,我都当做最甜美的回忆。

这么久了,大嫂好吧!从那一次,你再也没来过一次了。 ”“是你,你真是那一位姑娘吗?”“是啊!大哥,不认得了吧!那时,我还小,不过你的样子一点不变,所以我一看就认出你了。 ”“叔叔、阿姨还好吧!”“好,好。 ”说着,她想把我拉向家去,我要求坐一下,休息休息,在向她家走去时,我望着附近环境,“大哥,感觉这里变化很大吧!”“是啊!简直两个地方。 那时是地狱;现在是天堂。 ”“告诉你吧!这里,前几年开始搞开发,旅游的人多了,这里的人变得富裕起来,政府也把这里变成一座绿色的天堂,种满树,搞景点,吸引了无数旅客。 现在,这里的人都不捕鱼过日子了,吃旅客的腰包,不过,这里天气好,又美,人的面貌也改变了,变得文明,偷盗少了,旅客也收到好处,大家分利吗?这里人啊!悠闲、好客,富裕了,个个学文明。 ”听了姑娘的诉说,让我感觉一新,一路走来,环境清新,空气宜人,木草美丽。 到了一个小西楼房前,“到了,这就是我家,”以前的破房子,现在变成西式楼房,我感叹到,“姑娘,这里确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啊!人人富裕。

”“爸爸,妈妈,看谁来了。 ”姑娘大声的叫着,向楼房里跑去,我慢慢走着,望到近处,一些游客在指指画画,看到有两个美丽年青的外国姑娘在游客中穿插,大家在看着一个景点,一条小的水流,像瀑布的水一样急,从山的一条小口直往下流着,外国姑娘全头银色的头发,青春焕发,让我感叹时过境迁后,世界,或是在一个小岛所经过的变化,和时代的进步,人们过上好日子,好像记起怡曾在一条小桥的尽头等待我的影子,在家的镜子前等待我所落下的泪。 怡美丽的影子依丝让我怀念,这时的飘泊让我感概万千,一对老人从楼房走出来,虽然过上好日子,可叔叔、阿姨以前苦累过后留下的身影依存,一副农民的摸样,两嘴慈祥地张开着,笑笑的,善善的,“小言,来了,这么多年,你一点没变啊!还是这么年轻,叔叔、阿姨可是越来越不行了啊!”“不,我也老了,是岁月不留人啊!这么多年,一直惦念着你们,可一直都没来成,这次,是又出来海上做旧生意,有空,才得于再相会叔叔、阿姨你们啊!”“来,到这来。 小伙子,我还是这么叫你吧!”叔叔叫着姑娘,把她拉到我身边,“小伙子,我这个姑娘也还是在惦念着你啊!从那次你在这住后,她一直忘不了你,她是看上你了啊!这么多年,你的音信一直没有,可,她一直都不肯嫁,我俩老老了啊!总想她找到个好婆家,好了一桩心愿,可她就是心里念着你,一直不肯嫁。 小伙子,我就在这向你挑明了吧!她是难开口,我俩也不想她这样终了啊!”说着,叔叔落下泪,一脸的愁苦,“在这,你和我家闺女都在这,两个人说明,小伙子,你还想再要一个吗?要是对你娘子感情重,向她挑明吧!好让她死心,愿意嫁人啊!这么多年,我俩的心愿就是看到她能嫁出去,没啥心愿了,老了啊!”“是啊!这个事今天要解决。 ”阿姨也说着,姑娘现在已长成一个成熟的女子,长的很美,长发,更加美了,成熟之后的妇人之美。

我把这次经过这里的事一说,像他们挑明,这事我一点不知,这次来,我只是忘不了他们,探望探望。

我向她俩老道歉,给她俩带来这样的事情,我听了叔叔的话,向姑娘挑明,我的心只在怡身上,我一生只爱怡一个人,欠她找一个归宿,那一晚,我在那住,跟姑娘谈了一晚,也跟叔叔、阿姨高兴了一晚,第二天,我踏上了重新在海上做生意的路。 “大哥,你可得一路平安啊!好好的,要多保重啊!”姑娘向我道别后,大声的哭起,双手擦着眼,跪下,大声的泣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