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同乡会才知道老大不是GAY

时间:2019-07-12 16:31   编辑:本站

同乡会才知道老大不是GAY

  我在上小学时,家里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在搬家。

所以我在小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伙伴,总是还没有与家附近的小孩子打得火热就又搬家了。

慢慢我就习惯每天放学后安静地坐在家里,那时的我已经有些早熟了,我总是把家里那张红木板凳摆在窗户下面借着下午的阳光看着妈给我买的小人书,看累的时候就会站起来,静静地望着窗外,直到太阳落山,爸打开家门。   大娘说我像年画中的娃娃,见到我时竟隐约看到我额头上的朱沙痣。

其实那是我平时喜欢把额头不停地在窗户玻璃上磨擦,直到额头磨得通红却还是冰凉一片。

那时大娘第一次见到我,是在我家刚搬到新家的第三天。

我听到窗外有孩子的笑声,从窗下站起来,我看见窗外有三、四个小孩子,他们围着一个大人来回地跑着。

  我听见小孩子们喊那个大人哑巴,那个大人张着嘴啊啊地叫着,脸像孩子般地微笑。 一个中年女人穿着城市少见的对襟花衣,一头短发整齐地拢在耳朵后面。 她从屋子里跑出来赶走了小孩子,她牵着哑巴地手走着,哑巴还是笑嘻嘻的,嘴里依然啊啊地叫着。 女人走时远远望着我,我把脸贴在玻璃窗上,还是一片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