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孔子嫖娼、“泡妮”乎?

时间:2019-07-10 11:57   编辑:本站

孔子嫖娼、“泡妮”乎?

  孔子嫖娼、“泡妮”乎?  看到标题,尊孔者先不要骂娘,请问,孔子是人吗?既然是人,必有人性之本。

人,不论男女,都有性欲,否则,连动物都不是。

人之间有区别,“正人君子”如《老子》第57章所言:“我欲不欲,而民自朴”,意思是:我们执政者(此章讲治国之道,故“我”是指领导群体)都有性欲,但不淫娼、贪婪,而民众自然效仿,使民风纯朴。

  孔圣人也是人,抛妻离子,多年周游各国,有性欲也正常。

  再者,标题用的是问号,不是定语,给尊孔者讨论的空间。

下面我们讨论这句《论语》。   《论语·雍也》记述道:“子见南子,子路不说。

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再沒讨论之前,简介一下“南子”。 具史料记载,南子是卫灵公之妾,(妾,先秦女性奴)  风流妖艳、淫荡不羁、招蜂惹蝶之人。 孔子到卫国去“推销”恢复周礼,碰了一鼻子灰,几乎被轰出卫国。

为什么去见妖艳的南子,只有孔子知道。

  诸本对这句译文为:【孔子去见南子,子路不高兴。

孔子发誓说:“我如果有不对的地方,天厌弃我吧!天厌弃我吧!”】  这样译文,两个字必须推敲:一,说:《说文》:“说,释也。

从言、兑,一曰谈说。

”最古的字典并无通假“悦”之说。

故解为“子路不高兴”欠妥。

二,予:《说文》:“予,推予也。

”就是推给你、给你之意。 现在字典里有词条解为“我”不妥。

一定是“予”仅是动词“给”,或动宾词组“给你”之意,“我”显然是被儒生牵强衍生的主语。   “天厌之”,是毒誓,可译为“五雷击顶”“天打五雷轰”。 那么这句话可译文为:  【孔子约见南子,子路不说,替老师保守秘密。

孔子对天发誓说,给予你所有的需求,否则,五雷击顶,五雷击顶!】  这里有两点可以推敲:  1,如果孔子见南子,光明磊落,公事公办,随从者子路为何会不高兴?子路在众弟子中,有些功夫,随孔子出行,相当于现在的贴身护卫,负责孔子的安全。 当孔子见南子,长时间离开子路的视线,子路不高兴(把“说”释为“悦”),似乎属合常理。 但是,孔子有必要发毒誓吗?  2,“天厌之”是毒誓,仅为约会一次女子就对天发誓,一定不是光彩的事。

子路不说,替孔子保守秘密,才是常理。

反过来,孔子对子路另眼看待、有求必应,应是口头上的盟约关系。

相互忌讳“隐私”,应是这句《论语》的真实目的。   孔子编写的《春秋公羊传·闵公元年》:“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意思是:“要为伟大的人隐瞒丑事;要为高尚的人隐瞒错误;要为自己的亲近者隐瞒毛病”。 这是孔子编纂删定《春秋》时的原则和态度,也是儒家文化的一个重要的基础,子路为孔子“讳耻”是理所当然的。   《论语·子路》子曰:“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这个“直”为真理、正义、正直、诚信之意。 这是孔子把隐瞒、包庇他人的过失、耻辱、甚至罪过,不仅视为理所当然,而且是正义之举!  这就是孔子的价值观,儒家历来隐恶扬名、弄虚作假之根源。   有一段这样的对话,是别史或杜撰的?现版的《论语》里沒有:  【子路问:“夫子媾和南子,爽乎?”  子曰:“呆爽。

食色,性也;美艳哉,南子也。

”  曾子曰:“夫子在卫泡南子,三月不知肉味”(《环球论坛》2016--9)】  也许孔子在南子那里并不爽,被耍了,才有后来的感慨:“唯女人与小人最难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