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易纲:使用外汇储备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 利大于弊

时间:2019-06-09 11:21   编辑:本站

易纲:使用外汇储备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 利大于弊

  3月10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3月10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图为记者会现场。 新华网/中国政府网孙韬摄  财新记者:请问周行长一个问题,外汇储备从峰值4万亿美元到现在大概3万亿美元左右,您怎么看这样一个现象?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的藏汇于民的内涵发生变化?我们下一步会不会在外汇流出方面,也采取一些措施,我们将怎样应对这个问题?  周小川:外汇储备涉及的因素比较多,我就说两点。 一是我们国家外汇储备在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开始比较快向上增长。 大概是2002年,特别是2002年下半年以后,开始比较快的增长。

同时,国际上也有一些摩擦,人家觉得你也太多了,我们自己都认为没有必要搞那么多。

但是,一旦往这个方向走,惯性很大,所以冲高到了4万亿左右。 其实没有必要搞那么多。 另外,这里面也有部分大家认为是热钱的。 第二个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全球资本流动有一个分析。

金融危机以来,由于发达国家普遍采取了经济刺激计划、货币宽松,特别是数量型的货币宽松计划,就是QE,美国、欧洲、日本都有。 这样导致有放出去的大量流动性,变为了从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流出。 新兴市场是资本流入的,流入的这些钱,有一些并不是像外商直接投资这类实体性的投资,而是金融性的资金流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的是万亿美元。

这些至少1/3流到了中国,也许有人说比这个还多一些。 这些钱的稳定性实际上也是比较差的。 所以,在一些发达经济体开始复苏以后,市场就开始变化了,有相当一部分资金就会流回去。

因此,我们会看到不只是中国有一些外汇资金流出,也有一些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大的新兴市场基本都有流出,像俄罗斯、巴西、南非、印度。   在这种情况下,外汇储备有所下降,这个事大家可以一分为二来看。

一方面,我们看看在资本流动方面,是不是哪些地方做的不好,一些政策可能过去执行不严,我们就在这方面做一些改进。 另外一个方面,外汇储备下降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因为我们本来也不想要那么多,所以适当的有所下降,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易纲行长过去说,储备的东西是干什么的?储备的东西就是要留着用,而不是攒着看的,所以这也是一种正常的事。

同时,我们也看到,当前3万亿左右的外汇储备总量是全球第一位的,而且远远超出第二位。

因此,在政策制定方面,我们是平常心,即使有问题要解决,也不要把这个事看的得太严重,不要反应过度。 老实说,可能会有个别环节也有反应过度的问题,我们会尽快理顺。

  易纲:使用外汇储备和维护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的整个过程,是利大于弊,对中国和对国际社会都有好处。 有的朋友问过我,说外汇储备是不是动用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在这儿跟朋友解释一下,我们卖出美元都收回了等价人民币,不是说外汇储备都打水漂了,这是一个等价交换的过程。

  另外,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也尊重了市场规律,就是说在维护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的过程中,还是遵照市场规律的,人民币汇率还是保持弹性的。

因为人民币汇率保持弹性,使得市场的信号得以发挥,而且汇率的弹性,也是我们维护国际收支基本平衡的一个稳定器和调节器。

在这个过程中,市场信号得以体现。   最后,人民币去年加入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篮子,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有着制度性的话语权。

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篮子以后,已经到了国际货币的第一梯队,就是人民币和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在第一梯队里。

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进一步考虑,怎么样优化储备的水平,有一个综合的考虑。

总的看这个事,一个是汇率的平稳是一个好事,对中国、对世界都有好处,另外在这个过程中,又尊重了市场的价格调节机制,整个过程是平稳的。

  潘功胜: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对外资产持有主体发生了结构性变化。 前几年,中国对外资产的主体,基本都是官方外汇储备形成的。 这些年,看到市场主体所持有的对外资产在慢慢增长。

前几年,官方外汇储备所形成的对外资产大概占到70%、80%,到去年年底,官方的外汇储备所形成的对外资产和市场主体所持有的对外资产,一半对一半。

易行长讲过,藏汇于民,这是一种体现。 对外资产这种结构性的变化,是一件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