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黄庭坚《诉衷情》全诗赏析

时间:2019-07-11 17:56   编辑:本站

黄庭坚《诉衷情》全诗赏析

一波才动万波随。

蓑笠一钩丝。 锦鳞正在深处,千尺也须垂。

吞又吐,信还疑。

上钩迟。

水寒江静,满目青山,载月明归。 作品赏析【注释】:原序:在戎州登临胜景,未尝不歌渔父家风,以谢江山。 门生请问:先生家风如何?为拟金华道人作此章。 这首词在构思用意上搬用了唐代船子和尚的偈语,借此表白自己当时遭贬后的心胸抱负。 词前小序所说金华道人,即唐代词人张志和,东阳金华人。

曾写过五首《渔父》词,以“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一阕最有名。

宋哲宗元符元年(1098),黄庭坚自黔州贬所移戎州(治所在今四川宜宾),赋闲之日,登高揽胜,目尽青天,感怀今古,不禁向往独钓江天,泛迹五湖的自由生活而与张志和心神遥接。

“一波才动万波随,蓑笠一钩丝”,这是幅寒江独钩图,一碧万顷,波花粼粼,有孤舟蓑笠翁,浮游其上,置身天地之间,垂钓于重渊深处,钩入水动,波纹四起,环环相随。

这样空灵洒脱的境界令人逸怀浩气。

“金鳞”二句写垂钓之兴:鱼翔深底,沉沦不起,为取水下金鳞,渔翁不惜垂丝千尺。 此时此刻,渔父专注一念,神智空明,似乎正感受到水下之鱼盘旋于钓钩左右的情态。 “吞又吐,信还疑,上钩迟”,这一虚设之笔描绘了渔翁闭目凝神,心与鱼游的垂钩之乐,在这种快乐中,渔父举目江天山水,忽然得道忘鱼。

末三句皴染出一幅空灵澄澈的江渔归晚图:“水寒江静,满目青山,载月明归。

”透射出一种置身江天、脱落尘滓的逍遥追求,突出渔父在这样一种澄静澹远的境界里,任漂泊而不问其所至,也正是自张志和至黄庭坚所立志以求的最高境界。 在这首词中,作者借用船子和尚的《拨棹歌》,将张志和那种志不在鱼、逍遥自由的渔父家风,又升华为一种摆脱世网,顿悟入圣的精神境界。 题序“歌渔父家风,以谢江山”,表明了写作的真正动机,乃在于表白自己面对江山胜景,幡然悔悟的解脱心理,但是这种自欺欺人的自由幻想,只是更说明现实对他的真实束缚。

这首词在取景设境上具有象征色彩,用意在于形象后面的暗示。

特别是最后“水寒江静,满目青山,载月明归”三句,直以家之化境写禅宗之悟境,用自然超妙之景象征自己觉悟解脱,由凡入圣的心志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