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390,“白雪公主”与“俏模特儿”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2 08:54   编辑:本站

390,“白雪公主”与“俏模特儿”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求月票,求推荐票!——————————————————————————————王勃和梁娅在四方广场的游廊上坐了约莫一个小时后,梁娅便催促着让他尽快回去陪客。 王勃才向心爱的女孩儿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正处于热恋的初级阶段,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闭眼和对方腻在一起,不肯抬屁股,被梁娅催得没法,嬉皮笑脸的他就叫梁娅和他一起回去。 梁娅的心情和王勃大同小异,很享受和对方呆在一起的那种温馨和浪漫,以及时不时的脸红和心跳。 如果可能,她也不愿意离开王勃。 但是一想到自己和王勃招呼都不打,孤男寡女消失了这么久,回去后肯定会被那帮人挖根问底,肆意取笑,她就有些“不寒而栗”。

而且,前不久王勃对她的表白实在太过突然,太出乎她的意料,即便是一两个小时过去后,她一想起对方的刚才的那些话,仍然会面红耳赤,陷入一种激动,欢喜,担心和恐惧并存交错的情绪当中。

不理清自己的头绪,不下定某些决心,她觉得自己是难以继续面对王勃和他的那些亲朋好友的。 “王勃,求你了,下次吧,啊?我给我爸妈说了吃了午饭就回去的。

现在已经快三点了。

就这样我回去都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交代。 你让我回去吧,好不好?下次,下次我保证一定待久一点!”梁娅面向王勃,软语相求,顺便以父母当借口撒了个小慌。 王勃不知道梁娅的撒谎,但是对方脸上的为难他却是看在眼里的。 也知道两人就这么回去后肯定会被唐建和韩琳等人扭住大做文章,对方躲避,一心想逃离的,大概就是这个。 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强人所难,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的人,见梁娅实在有难处。

便点点头,道:“现在让你回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王勃笑着说。 “啥事?”梁娅问。

“让我……送你回去吧。

”王勃说,见梁娅似乎想拒绝。 又道,“不准拒绝!要么跟我回KTV去唱歌,要么让我把你送到你们小区门口。

二选一,你选吧。 ”王勃盯着梁娅的眼睛,语气显得坚定而强势。

梁娅从王勃的脸上看出了他的不容拒绝的坚定。 稍一犹豫,便点了点头。

王勃倒是想两人压马路,一路压到梁娅的家中,但是考虑到他出来都快一个半小时了,两人所在的四方广场距离永城中学的家属区走路的话起码得要半个小时,KTV还有那么一大帮子人等着,他这个主人家也不好老是不现身。

于是,回去的时候,王勃便招了辆黄包车,坐车将梁娅送到了她家所在的永城中学家属区。 坐人力三轮和女孩儿相处的时间虽然短了。

但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王勃可以趁机把梁娅的小手握在手中。

骑车的师傅就在前面,这让梁娅很是紧张,用力的挣了挣,还瞪了王勃好几眼,但换得的,却是这家伙得意洋洋的笑脸。 梁娅无奈,只好和王勃挨近一些,将两人十指相扣的双手隐藏在两人的大腿之间。 她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车水马龙的马路上和一个男生牵手。

尽管隐蔽,街上的路上也不大可能有人看得见,可其中的紧张和刺激,以及由此带来的心跳和脸红却也不必待言。

将梁娅送到家属区门口后。

两人相互挥了挥手。 梁娅如同归巢的乳燕,飞快的朝家里飞去。

王勃让黄包车师傅等了一分钟,直到梁娅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家属区林立的楼房间,这才报了下一个地址。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两个小时后,却只有他一个人回来。 不用说,刚一回到KTV的王勃,立刻受到了班上男女暴风骤雨般的拷问:“靠!老大,你和梁娅跑哪儿去了?咋现在才回来哟?”“勃哥?咋只有你一个人喃?梁娅喃?梁娅哪儿去了?”“嘻嘻,勃哥,你不会和梁娅幽会去了吧?”“幽会也不至于这么久吧?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啊!”“梁娅人呢?”“……”众人叽叽喳喳,七嘴八舌,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朝他抛来,核心问题只有三个:1,过去的两个小时中,他和梁娅去了哪里?2,干了什么?3,梁娅现在芳踪何处?面对班上同学的问题,王勃早在回来的路上就想好了答案,也没理这群双目放光,面色暧昧,朝他挤眉弄眼的男女,见茶几上有好几杯饮料,也不管是谁的,端起杯子连喝了两杯,而后抹了抹嘴,这才冲众人道:“梁娅?梁娅她有点事,提前回家了。

你们继续唱哈,想吃啥子自己喊。 我切隔壁包房一下。 ”说完,起身遁了。 众人面面相觑,继而“愤愤不平”,感觉被王勃耍了。

一个二个于是咬牙切齿,一致决定待会儿等王勃再来的时候,一定要对他“屈打成招”,从其嘴里挖一点新闻出来不可。 王勃离开同学所在的包间后,又进了几个二代份子们的标间。

几个二代份子正在热火朝天的玩“大话蛊”,只有他的表姐黎君华在一边自得其乐的唱歌,陈慧娴的《千千阙歌》。 刚一走进包房,看见他的薛涛、董贞等人一下子“炸了”:“勃勃,你不地道哈!你说切喊你的女朋友,你女朋友喃?”“就是!你刚才跑哪儿切了?我们等了你一个多小时。 赶快把你的女朋友喊过来让我们看哈儿噻!”“不老实这家伙!”“……”王勃没想到都过了一两个小时,这帮人还对他离开时的话念念不忘,遂道:“唉,她有点事,回家了。

我刚才就是出去送她。

”“回家?回个家需要回一个半小时吗?她家住光汉还是住蜀都啊?”李静白了王勃一眼,有些不信。

“搞了半天,原来回家了嗦?”薛涛摇了摇头,有些失望,他还想看看王勃的女朋友到底是谁呢。

“那说一下你的女朋友是哪个该没啥子问题噻?白的还是高的?”想了想,薛涛还是有些不甘心。

他这么一问,其他人都停止了喧闹,目光齐齐望着他,连在一旁独自嗨歌的黎君华也扔了话筒,并用遥控板按了暂停,来到王勃的身边,用手攀住自己表弟的肩膀,让他“快说快说赶快说”!王勃四处一望,薛涛,黎君华,董贞,李静全都在场,董贞和李静的男友木俊懿、庄家航两人也赫然在列,唯独不见了黎君华的男友黄兵。 “姐,兵哥呢?”王勃没理一群翘首期盼等待他揭晓谜底的一群人,偏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黎君华。 一丝复杂的情绪从黎君华的眼中一闪而逝,但立刻又被其隐藏了下来。 黎君华瞪了王勃一眼,用拳头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捶了一下,说:“他有点事,回德市了。

别打岔,你的女朋友到底是哪个?‘白雪公主’还是‘俏模特儿’?”“白雪公主还是俏模特儿?”其他人也一起拍桌子拍沙发的大声鼓噪。

“白雪公主?俏模特儿?”王勃一头雾水。

“不就是你那两个最乖的同学嘛?一个皮肤超级好,我看比白人都白;一个身材高高,估计有一米七的那个,到底是哪个?”黎君华紧紧追问。 王勃一听黎君华说最乖的两个,立刻明白这伙人指的是孙丽和梁娅。

孙丽,白雪公主?梁娅?俏模特儿?这帮无聊的家伙倒是会取绰号!“嗯,是……最高的那个!”面对众人的期待,王勃终于揭晓了谜底。 “怎么样?我就知道我表弟会选‘俏模特儿’!喝酒喝酒,薛涛,李静,庄嘉航!你们三个猜错的家伙赶紧给我罚酒!”黎君华一脸的得意,冲几个耷拉着脑袋,“愁眉苦脸”的人说。 董贞,木俊懿这两个和黎君华一起猜对的人也跟着起哄,要三个猜错的家伙罚酒,每人一瓶!王勃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这些人竟然拿他和孙丽,梁娅开了赌局,怪不得对他紧追不舍呢,摇了摇头,心头不由一阵苦笑。

还真是一群无聊透顶的家伙!————————————————————————————————隆重感谢“七七思若”七七老弟总计4370起点币的厚赏!隆重感谢“黄昏是我苏醒的节奏”老弟总计3776起点币的厚赏!感谢两位的慷慨解囊!一并感谢狂魔神风,海边啰嗦,戰丨火灬凌g,小泉是色狼,我是万年书虫,涛的飘时代,喜欢就看你你你,狼亦007,魔法门wog,point119,开心大大土豆,谢品双,路过克拉玛依,鹏一,赢之321,o古陵逝烟o,16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你们一点一滴的支持,是瞎子坚持下去的无限动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