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尹学芸:好的故事是座建筑

时间:2019-06-12 16:59   编辑:本站

尹学芸:好的故事是座建筑

在尹学芸的小说中,有两个地名“罕村”和“埙城”,“罕村”是她出生的地方,位于蓟州山区,一条河流三面环绕的大洼子的边缘,这里是她大多数乡村题材写作的源头,那块土地上的人都与她有着天定的缘分。 至于“埙城”,上世纪八十年代,她的小说《一个叫素月的女人》被拍成电视剧后,她在里面第一次听到了一种声音,是一种叫做“埙”的乐器演奏出来的。

之后,她便萌发了如果将来要写城市,就用埙作为城市的坐标的想法。

于是,便有了“罕村的人走入城市,走入的地方就叫埙城”的流动过程,尹学芸说,把笔触聚焦在小城市的好处就是,能轻易地看到舞台中间发生着什么,人在背景里也特别容易凸显出来。

这里催生出了一个个温暖坚韧的故事,在历史与现实之间,人也不再仅仅是虚妄悲伤的,而是蕴藏着光亮的热源。 由“罕村”到“埙城”所构建的文学地理学或许只是理解尹学芸小说的一条线索,要概括尹学芸小说的特质,也许还是只能用“生活”这个丰富而复杂的词汇来形容,她有一个常常拿来说的比喻:生活表面就像打碎的台灯,可它柔和的光亮在暗处隐藏着。 她说她写小说,是把生活作为影子投射到作品里的,那个可以窥视的针孔就是一个叫“王云丫”的人,这个人物是与她最接近的,小说中“我”的真实表达推动情节不断敷衍。 尹学芸的小说切口选择独特,注重故事内在的驱动力,且擅长用自身经历去推断时代行进的关键节点,捕捉生活中的微末细节,移形换影到小说中,触发人们对于遥远记忆的情感。

2018年,对于尹学芸来说,是爆发式的一年,凭借中篇小说《李海叔叔》获得鲁迅文学奖,也连续出版了《我的叔叔李海》《菜根谣》《天堂向左》《士别十年》等几部作品,而在她长达三十余年的写作生涯里,在2018年之前,她只出过一本《慢慢消失的乡村词语》。

但如果经常阅读文学期刊,一定会发现《收获》杂志对于尹学芸的特殊意义,甚至算是她写作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那时候不太想写了,因为总在一种人很疲乏的状态里。

空闲下来自己看作品的语言、人物、故事、张力等觉得也没太大问题,想不明白为什么会退稿……”被退稿的小说就是2014年刊发在《收获》上的《玲珑塔》,到2018年第三期的《望湖楼》,五年里《收获》共发表了她六部中篇小说,对于这本杂志,尹学芸是感恩的,作家、作品与期刊之间,形成了良性互动。

这样看来,人们常说的“大器晚成”似乎在这位“60后”身上有所验证,但对尹学芸而言,得了奖之后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她还是保持着一颗悠闲有余裕的心,现在开始在做减法,趋于平缓,写作依然是率性而为的事,一路慢慢看、慢慢想,细细品味岁月风尘中的人来人往。

“我更愿意呈现生活的质感,人性在命运转折的关键处引发的各种效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