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网 > 当代文学

沦落的青春:第十四章

时间:2019-07-10 20:28   编辑:本站

沦落的青春: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我出院的时候,阿大阿二不知道那里弄来了两根大竹杠和一把木制的椅子,他们将它一绑就成为可以供一个人坐的四人抬的大轿。

阿大让我坐在上面,然而将我从病房里抬出来。 出了房门就是一段很长的阶梯,轿子就在过阶梯的时候一闪一闪的,我十分害怕这个该死的轿子再次将我送进医院里,然而幸好终于没有事。

  出了医院,阿二就跟在轿子的身后放起了鞭炮,噼噼啪啪的响声差点将我从轿子上吓掉下来。

  老爸紧紧地跟在我的旁边,一个大人夹在一群孩子的中间简直有点不成体统。

  不过我敢肯定这样的感觉爽极了,就像丐帮长老凯旋而归一样,其威风凛凛的架势丝毫不亚于乔峰在世。

然而对于周围人的眼睛,却大抵不是这样认为的,在他们的眼里似乎只看到了一个招摇过市的富家孩子。

  就这样,他们将我一路抬到了家里。 或许是因为招摇的原因吧,我大概就成为了众矢之的,连太阳也不把我放过。 只要能够射下一点阳光,它就准确无误地把它射到我的身上。 当我到达家里的时候全身都被晒得滚烫滚烫的了。   他们将我从轿子上放下后就扶我到沙发上坐下,此时那个臭女人正呆在厨房里,将厨房弄得叮叮当当的响。   老爸让他们放电视看。

  电视打开后就出现了贵州新闻联播的画面。

随着导播的消失,画面就切换到了一堆堆的废墟上。   我心一提他娘的,哪个地方又地震了?  然而我越看越熟悉,后来当镜头为一堵被画得乱七八糟的墙壁照了个特写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1999,那堵墙壁就是薛小虎将我挂在上面后往我鼻孔里塞羊子屎的地方。

  每每回忆起此情此景,我就愤恨不已,也会想起我曾经发过的誓:假如有人往我的鼻孔里塞进一粒羊子屎我就劈了他的脑袋。

  一望见小城上了电视,兄弟们都激动不已,就像世界末日一样的是个奇迹。 他们都聚精会地盯着电视画面,似乎想在电视里找出自家所在的位置。

  然而画面嗖地一下就被一张挂满了肥肉的脸挤满了县长出现了。   记者问:请问张县长,对于城关镇要成为贵州工业重镇你有什么想法?  县长的两眼珠子转了一圈,回到了起点:我想经过我们领导的不懈努力,这个目标一定会实现的。

  记者又问:那么您对城关镇的工业化有什么感想呢?  县长不假思索地说:一切为了老百姓,为了老百姓的一切。   记者还问:据说来这里投资的企业都是已经被淘汰了的重污染企业,随着它们的落户,是不是会对城关镇的环境造成巨大的破坏呢?  嗯……这个……县长将脸撤出了半米远,朝左边望了望,挠了挠脑袋,然后又把肥头大耳的脑袋以一公分的距离凑在镜头前,傻笑着说道:呵呵,不会的不会的……  忽然,一个人从门外进来了,隔老远一听就能听见喔喔喔的声音难不成逃难的公鸡到杂家来避难了。   所幸不是。   是阿二进来了,他每只手各提着一只鸡。 鸡头朝下倒着,不断地扑着翅膀。   你去哪里了?从那里弄来的这些鸡?吴明问他。

  我不好看新闻,所以趁你们看电视的时候出去溜达了一圈,顺便捡了两只鸡回来看它们没人要挺可怜的。   说罢,阿二就把公鸡提进厨房里去了。

当他出来的时候,我只听见梆的一声似乎是菜刀砍在砧板上的声音随后喔喔的两声过后就没有动静了,想必那两只鸡已经修成了正果。

  你应该知道声音是在阿二出来后才响起的,当时只有臭女人独自在里面,所以你应该明白是她杀了那两只鸡听声音就知道她不是杀鸡的行家。   随后老爸也去厨房里帮忙了,他简直和我们这群初中生没有百分之一的共同语言。

  我不知道老爸为什么没有责怪阿二从外面捡回来两只鸡,但是想必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在一个一般的家长中出现的他娘的,老子家要的就是个性。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臭女人甘心为我们做饭,这样的行为十分反常,就像薛小虎甘愿为我洗脚一样。

然而就在臭女人出来的一瞬间,我看见了她两只熊猫似的眼,那种黑眼圈并不是睡觉就能产生的,我突然想到了:以暴制暴。 也难怪她变得那么温顺了。

真不愧是我的老爸,我想咱可是城管队的。

  不多时,饭菜就做好了。

我们人多势众,很快就将饭菜解决得一干二净,除了鸡骨头和一些没有拔干净的鸡毛外,其他的一切都不剩。   我想我们的吃相招来了臭女人的鄙视,仿佛在她的眼里我们是一群饥不择食的狼或许是狗也说不定。 然而重要的是我们吃饱了,实践经验告诉我们:吃饱可比摆出一副幽美的吃相来强多了。

  吃完饭后,我们就变得无所事事,于是他们纷纷要求见一下我的威龙。   好!我说:但是我想它还躺在坑里。

  它在你家楼下。 他们说。   谁弄回来的?我问。   不知道。 他们不约而同地说。   我们相拥而下,他们几乎把我的脑浆从伤口里挤了出来。

  我们到了楼下,发现威龙果然停在了下面,而且还是一辆新的。   不是摔坏了吗?他们很好奇地问。   难道是穿越时空,回到了老样子。

他们很好奇地讨论。   我抬了抬头,发现老爸的脑袋伸在窗外,从他的眼神里我发现了久违了的默契,从他的笑面中我知道面前停着的就是一辆新摩托车。   他们说让我骑车出去兜风。

  我说:好。